当前城市:

 
当前站点 :

热门城市:绵 阳宜 宾德 阳泸 州南 充乐 山

成都市 绵阳市 德阳市 宜宾市 南充市 达州市 泸州市 乐山市 眉山市 遂宁市 资阳市 自贡市 内江市 雅安市 广安市 巴中市 广元市 攀枝花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免费咨询:

18101811194

  手机版
黄沙律师咨询网Logo
全部 
当前位置 > 主页 > 刑法罪名 > 扰乱公共秩序罪 >
  

刑法罪名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法第290条)是指组织、策划、指挥或者积极参加聚众强行侵入国家机关的活动,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是指国家机关依法开展各项工作所需的良好的外部环境与条件,聚众冲击国家机关就是破坏这种良好环境与条件,使得国家机关无法正常工作。聚众冲击国家机关常常会给国家机关的具体管理事项造成不利影响,基至使之无法正常进行,但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一般并不是直接针对国家机关的某项具体事务。即使在因不满某项具体国家管理活动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情况下,行为人也并不是直接妨害闲家机关执行该项管理事务,而是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发泄不满,或试图向国家机关施加压力,因此这种行为破坏的是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从整体上妨害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

    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各级各类国家机关。国家机关是指依法设立的具有特定国家管理职能,负责管理各项国家和社会公共事务的组织。根据其地位的不同,可以分为中央和地方国家机关;根据其性质的不同,可以分为立法、行政、司法机关和国家军事机关等等。根据宪法和有关组织法的规定,国家机关主要有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县级以上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乡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国务院及其各部门委员会、办事机构、直属机构,县以上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门、乡人民政府、有些地方由省级或县级人民政府派出的工作机构;各级人民法院与检察院:各级军事管理机关(但聚众冲击军事禁区、军事管理部门的行为不构成本罪)。应当注意的是,本罪中的国家机关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关,外国驻我国的使领馆、国际组织设在我国的机构都不属于本罪犯罪对象。

    二、客观要件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聚众,是指在为首分子的纠集下,3人以上的多人实施犯罪行为。聚众犯罪人数众多,参加人员情况复杂。根据本条第2款的规定只有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才构成犯罪,首要分子纠集众人的方式可以是言语煽动、挑拨、金钱收买、胁迫等。聚众犯罪除了首要分子外,一般还有其他积极参加犯罪的人员,他们相互配合构成一个整体的犯罪行为,因此一人犯罪多人围观起哄的,虽然人数众多,但不构成聚众犯罪。

    所谓聚众冲击是指在首要分子纠集下,多人强行冲闯国家机关门禁;包围国家机关驻地;用石块、杂物投掷、袭击;切断电源、水源、电话线等;堵塞通道,阻止国家工作人员出入;强占办公室、会议室,辱骂、追打工作人员;毁损公共财物、毁弃文件、材料;强行侵入、占据办公场所拒不退出等。另外,行为人聚众冲击的是国家机关而不是一般的社会组织,根据本条第1款的规定,聚众冲击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实践中有些国家机关与非国家机关在同一处所办公,行为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所在地,往往也致使非国家机关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对此应按想象竞合犯从一重罪处断,即按聚众冲而国家机关罪论处。如果行为人聚众扰乱上述非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同时致使国家机关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的,一般来说,行为人对于国家机关受到冲击的后果至少是持间接故意态度的,应按想象竞合犯从一重处断,既仍应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论处,如某县人民政府与该县党委在同一院内办公,行为人聚众扰乱、冲击该县党委,同时致使该县人民政府办公处所被捣毁,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应按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而非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论处。对于数个国家机关在同一处所办公,行为人聚众冲击其中之一而致其他国家机关无法工作,造成严重损失的,符合一罪特征,但应将其他机关遭受损失的情况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行为人出于一个概括的故意,连续冲击数个国家机关的,应以连续犯处断,即只定一罪,但行为人造成的损失量刑时要予以考虑。

    本罪客观方面必须因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无法正常工作,造成严重损失。损失包括有形的财产利益损失和无形的政治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损失两方面。财产利益损失是指因行为人的行为直接造成国家机关所有或管理使用中的财产的毁损灭失加行为人捣毁的办公设备等或者因国家机关无法工作而使具体管理事项的相对人蒙受的物质利益损失(包括现行财产的损失和具备充分成就条件的可得利益的损失)。如行为人聚众冲击消防管理机关,致使火灾受害人未得到及时救助所致损失。政治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损失是指使国家机关尊严受到损害、威信降低,使社会公众遵纪守法的良好风气遭到破坏或者因致使国家机关无法工作而造成的社会公共事务得不到管理所带来的不能精确计算的损失。财产利益的损失是否严重应以损失的数额来衡量。政治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损失是否严重可以从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的状态持续时间的长短,行为手段的严重程度,社会影响面的大小,所耽误的具体管理事项的重要程度等开而掌握,一般来说,具备聚集人数特别众多、持续时间较长的;手段严重的,如有打砸抢行为的;造成恶劣影响或负面影响长期无法消除的,如聚众冲击国务院所在地造成重大影响;所耽误的具体管理事项关乎国家或社会重大利益的,如聚众冲击全国人大所在地,致使全国人大会议或常委会议或其他重要会议无法举行的等情节的,就可以认定为造成严重损失。实践中还应当注意时间、条件的特殊性也会影响行为性质的严重程度,如在自然灾害发生时或国家面临重大事件时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所造成的损失显然比普通时间或条件下要严重得多。

    衡量损失是否严重要从物质利益损失和政治、社会利益损失两方面着手。由于国家机关职能的公共性,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造成的物质损失往往并不严重,所以对于这类行为的社会、政治影响要有充分的估计和准确的把握,这一点是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不同的。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年满l6周岁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但并非一切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人均构成本罪,构成本罪的只能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所谓首要分子,即在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所谓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首要分子以外的在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对于一般参加者,只能追究其行政责任,不能成为本罪主体。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由故意构成。行为人往往企图通过冲击活动,制造事端,给国家机关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由于本罪是聚众性犯罪,因而进行冲击活动必须基于众多行为人的共同故意,但不要求行为人间的故意联系十分紧密,只要行为人明确自己是在实施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即可

      

    一、罪与非罪

    1、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主要看情节是否严重。尚未达到严重程度的,不应作为犯罪论处,构成犯罪的,也只限于追究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的责任。对一般参加者,可酌情予以批评教育或适当的违纪、违法处理。

    2、本罪与群众闹事的界限。对于因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的,主要靠改进工作和说服教育,不能动辄以犯罪论处。但对于借群众闹事之机,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第290条规定的,应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依法追究刑责任。

    二、此罪与彼罪

    本罪与妨害公务罪的界限。两者的区别是:

    (1)侵犯对象不同。本罪以国家机关为侵犯对象;后者以个别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国家工作人员为侵害对象。

    (2)犯罪方法不同。本罪可以采用暴力、威胁的方法,也可以采用非暴力非威胁的方法如起哄闹事;后者一般只限于使用暴力、威胁的方法。

    (3)犯罪形式不同。本罪要求聚众形式;后者不要求具备聚众形式。

      
    犯本罪的,对首要分子,赴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应当立案。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条第二款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相关法律]

    《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十九条第四款 包围、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的公务活动或者国事活动不能正常进行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赵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案辩护词

    一、本案侦查程序违法,违法收集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其一、昭阳区公安分局未严格遵守公安机关负责人回避及办案人员回避的规定。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等聚众冲击的国家机关就是本案的侦查机关昭阳区公安分局。正是这个被冲击了的“国家机关”收集了本案的全部证据材料,很显然,昭阳区公安分局在本案中扮演了球员和裁判的双重角色。除法理告诉我们“任何人都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外,昭阳区公安分局及其负责人应当回避的法律依据也是明确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中规定,“公安机关负责人、侦查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一)是本案的当事人或者是当事人的近亲属的;(二)本人或者他的近亲属和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四)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

    昭阳区公安分局是本案中的当事人,局长张某是该局的负责人,在履行职务之外,张某当然与本案无关,而一旦涉及到本案,局长张某代表的就是被“冲击”的国家机关昭阳区公安分局,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关于公安机关负责人回避的规定,张某在本案中理应回避。而实际情况是本案的侦查工作就是其安排或者同意后所实施,其中的一些重要文书就是张某本人所签署,如卷宗材料(诉讼程序、文书卷)第42-45页的“提请批准逮捕书”(“昭阳公提逮字[2007]302号”,2007年12月12日签发,)及卷宗87-89页昭阳区公安分局“起诉意见书”(2008昭阳公诉字 号,2008年2月15日签发)均是张某本人亲自签署(有张某本人印章),说明该局负责人张某在本案中是侦查活动的具体安排实施和组织指挥者。因昭阳区公安分局在本案中是受害人的角色,负责人张某在履行职责上又代表昭阳区公安分局,其与案件的利害关系是极其明显的,其本人或下属的任何一个人参与本案的侦查活动都会影响证据的客观收集和案件能否公正处理,因此应当依法回避。而这一点对于作为执法机关的昭阳区公安分局及参与侦查的民警来讲是一个简单的常识,在明知应当依法回避的情况下不自行回避,期间缘由是不难明白的。本为事件中冲突的双方,一方决定了事件的性质并主导了事件的发展方向,根据“人非圣贤,睚眦必报”这一天生的人性弱点,作为冲突一方而又居于主导地位的昭阳区公安分局民警怎么可能客观收集证据呢?也正是因为该局负责人张某和其下属民警未依法回避,才使得本案中的证据呈一边倒的现象,在昭阳区公安分局民警收集的所谓证据中,公安人员近乎完美,而赵某等前去过问同事被打的人员近乎暴徒,这样的证据怎么可能真实?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赵某等人与公安民警虽工作性质不同,但都是执法人员,自身素质和政策法律水平非普通群众可比。当晚的问题是出在被告人等人身上还是出在凤凰派出所的民警身上,有如“真假美猴王”,双方都有可能,而又都不可能,因此只能由与案件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进行侦查,得到的证据才是合法的,也才会令人信服,作为当事人的昭阳区公安分局及该局负责人张某和其下属民警在本案中必须依法回避。

    其二、事件发生后违反法律规定让作为证人的民警参与调查收集证据。

    当晚值班的民警余红云、王玉在卷宗142-157页是作为证人被调查的,二人接受调查时讲赵常浩是从值班室的窗子逃跑的。而在卷宗第243-245页,二人却作为公安机关的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陈文刚进行讯问的。辩护人认为余红云、王玉二人在证人和侦查人员之间转换这一做法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因为二人对陈文刚的讯问主要是针对赵常浩从值班室的窗子逃跑这一问题,讯问的时间是11月16日晚22时15分至22时45分,长达30分钟。从公安人员对赵某、沈远洪、陈书柄、周云(21:32分讯问)等当晚到凤凰派出所的路政人员的讯问中就可以知道,讯问时间最早是21:32分,是对周云的讯问,由此可以肯定在21时30分以前路政人员就已被全部带离了凤凰派出所。而余红云、王玉对陈文刚的讯问时间是22时15分才开始的,是事件平息40分钟后。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一个人不可能在同一案件中同时充当证人和侦查人员两种角色,如果讯问是在赵某、沈远洪等人到派出所之前,辩护人认为是正常也是合法的,而在事件平息40分钟后,与事件存在利害关系且必然成为证人的余红云、王玉仍作为侦查人员收集指控证据就是违法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担任过本案的证人的应当依法回避”,同理,担任过侦查人员的也就不能作为同一案件中的证人,公安机关的上述做法明显违反了法律规定,二人对陈文刚的讯问及本人的证实均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刑事诉讼法规定证据必须按法定程序收集,鉴于昭阳区公安分局以上两方面违法情形的存在,从证据三性的角度,公诉人出示的全部证据都不能被采信。

    二、被告人赵某等人的行为性质不是“冲击国家机关”。

    辩护人手中有两本书,一本是最高法院副院长刘家琛主编的《刑法分则及其配套规定新释新解》,一本是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及刑法修改小组负责人周道鸾、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熊选国等主编的《刑法罪名精释》,两本书在对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构成要件上均认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无法正常工作,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而“聚众冲击”是指在首要分子纠集下,多人强行冲闯国家机关。主机方面是直接故意,即行为的目的动机就是企图通过冲击活动制造事端,给国家机关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的某种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由于是聚众性犯罪,因而冲击活动必须基于众多行为人的共同故意,即行为人必须明知自己是在实施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刑法分则及其配套规定新释新解》第1798-1801页)。分析被告人等在2007年11月16日晚到凤凰派出所的行为,显然与上述要件不符:

    其一、被告人赵某等到凤凰派出所是过问大关路政同事被打的事,不是为了“制造事端”,“实现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不具备冲击国家机关罪的主观要件。

    《人民警察法》第二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包括“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第三条规定,“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接受人民的监督”。可见依法查处被告人等大关同事被打一事是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的职责,不管是不是违法犯罪行为的受害人,都有权过问和监督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履行职责的情况,不要说在“无名小吃”被打的五人与赵某等人是同事,即便不是,或者说是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去过问派出所是否存在“不作为”和“要个说法”也是行使法律赋予的监督之权,与为了“制造事端”,“实现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的目的动机有着质的区别。既然被告人等到凤凰派出所的目的动机正当合法,当然就不符合冲击国家机关罪的主观要件。

    其二、赵某、沈远洪等人的行为不符合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观要件。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客观要件包括两方面,一是行为特征,二是损害后果。行为上必须是“聚众冲击”,即在首要分子纠集下的多人为了实现“无理要求”或者“借机发泄不满情绪”而“强行冲闯”国家机关。

    1、赵某、沈远洪等人去凤凰派出所是正当反映问题和依法行使监督之权,不是为实现无理要求和发泄不满情绪,案中既没有纠集行为,也没有首要分子。赵某等人也不存在“强行冲闯国家机关”的事实,因为派出所的大门是24小时向社会成员敞开的,没有“禁止进入”这一前提,可以自由进入的情形下又哪来的“强行冲闯”呢?

    2、陈斌不等于公安机关,也不同于在工作时间内的派出所民警,与陈斌的抓扯不等于冲击国家机关。

    2000年10月1日起发布施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着装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54号)第三条(一)规定,“县(市)公安局、城市公安分局的民警工作时间应当着装”。根据该规定,如果陈斌是在上班,则必须着装,反之,如果未着装,则不是上班,而上班当然也就包含加班在内,由于陈斌当晚并未着装,被告人等问自称是去上班的陈斌为什么不着装和要求出示证件恰好是行使监督权的表现,并不是一些人认为的无权要求陈斌本人说明上班为什么不着装和出示证件。也正因陈斌未着装和未出示证件(已出示证件是公安人员说的,大门是关着的,外面围观的老百姓不可能看见),不能认为是在工作时间,陈斌当然无权过问被告人等去派出所的事情,也无权插手被告人等与派出所值班人员之间的争执,陈斌与被告人等发生的抓扯属民事纠纷,不在本案讨论范围。

    3、罗传坤、赵常浩是否脱逃目前根本不能确定。

    认定罗传坤是上厕所的过程中趁乱逃跑的证据目前只有与其同案的罗孝斌在卷宗241-242的证实(鲁荣宏是当晚在凤凰派出所值班,证实无实质内容),除也质证中讲的侦查程序违法外,从证实内容看罗孝斌只讲罗朝坤不知在什么地方,根本没有看见罗传坤是不是趁乱逃跑掉的,其证实对罗传坤是否是趁乱逃跑根本起不到证明作用。此外就是负责审讯和看管的曹浩、熊杰、崔俊等人的证实,这些人都是与罗传坤的逃跑存在利害关系的直接责任人,说罗传坤是在上厕所的过程中趁乱逃跑的显然存在移尸嫁祸的可能,因为如不将其归结到被告人赵某等人身上,自己就难逃失职失察之责。

    此外起诉书还认定赵常浩乘机逃跑,证据是余红云、王玉等人及在值班室接受讯问的陈文刚的证实。辩护人前面已经谈到,对陈文刚讯问的就是余红云、王玉二人,主要是针对赵常浩逃跑这一问题,讯问的时间是事态平息40多分钟之后,二人同时又是案件中的证人,程序严重违法。而余红云、王玉就是被安排在值班室看守被讯问的犯罪嫌疑人的人,如果不让被告人等作替罪羊,那么将面临的是失职的追究。

    根据上述,辩护人认为结合被告人等与派出所民警冲突和看管人员面临失职追究的实际,罗传坤、赵常浩是在混乱中逃跑,还是民警失职造成脱逃,还是故意放跑,只有等到二人归案后由与案件无利害关系的机关依法讯问才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现二人未归案,仅以罗孝斌、陈文刚和派出所民警的所谓证实就认定二人是趁乱逃跑显然不当。

    4、杜光高无法报案一事的质疑。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等的行为导致杜光高无法报案,质证中辩护人已经指出,昭阳区公安分局调查此案是严重违法的,这里辩护人要说的是杜的证言显然也是假的。理由很简单,杜光高是昭通财贸学校保卫科科长,其称学生被砍伤是16日下午17时许,18时许到派出所,遇到了被告人等在派出所“闹事”,把派出所的门打了关着,不准进去报案。按杜所说,其并未进到派出所,既未进去,又怎么知道是被告人等将门打了关着的呢?更令人奇怪的是既然11月16日学生被打未能进派出所报案,当天事态就平息,次日为何不去报案,而要等到6天后的11月22号呢?可见杜所说的因路政人员闹事导致未能进派出所报案显然不具有真实性。

    5、凤凰派出所工作受到影响的问题。

    当天的事件使派出所工作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是事实,但被告人是否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不是简单的以结果论。即便存在国家机关工作受到影响的事实,也只有在被告人等符合本罪主、客观要件的情况下才能认定其有罪。派出所工作是否受到影响只是认定被告人是否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当然更不是主要条件和唯一条件。

    辩护人的如上分析是针对当晚被告人等行为性质的认定即罪与非罪而言的,辩护人认为赵某等人无罪,绝不意味着赞同其当晚的做法。恰好相反,辩护人认为当晚被告人等找公安机关是对的,而在处理上是不当的,表现得过于激动和不理智,有错自不待言,但有错不等于有罪,在依法行使权利过程中的过激和不理智行为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有着本质的区别,同时被告人等到公安机关反映情况与警察发生冲突正如金定美等人所说的那样不是单方的原因所导致(双方都很激动)。如动辄论罪,结果只能让人民群众遇到事情不敢也不愿再去找公安机关,因为谁也不敢说自己就不会卷入“冲击国家机关”的法律旋涡中,这样的结果损害的只会是法律的尊严和公安机关的威信,破坏的是亲如鱼水的警民关系,“有事找民警”也就只是一句动听的口号。

    基于上述理由,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赵某有错无罪,建议法庭依法对其作无罪宣告。谢谢!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刑法第291条之一),是指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正常的社会秩序。

    二、客观要件

    客观方面表现为是指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年满16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是故意。

      

    本罪与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区别

    1、侵犯的客体不同。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公共秩序、投放危险物质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

    2 、投放的物质属性不同。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所投放的是不具有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原体等危险属性的物质、投放危险物质罪所投放的必须是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原体等物质

    3、故意的内容不同。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是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故意内容的、投放危险物质罪则是以危害公共安全为故意内容的

      
    根据刑法修正案(三)第8条的规定,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据刑法第291条的规定,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应当立案。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九届人大二十五次会议于通过,2001年12月29日施行)

      

    陈某某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和人民陪审员:

    被告人陈某某涉嫌投放虚假危险物质一案,重庆成龙律师事务所接受陈某某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庭审前,我们仔细分析了案件材料,并多次到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陈某某。现结合案件的庭审情况,就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合议庭评议时予以考虑。

    一、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某厂(以下简称“某厂”)存在过错,应当减轻被告人陈某某的法律责任。

    本案的起因是由于某厂少发了被告人陈某某的工资,使被告人陈某某产生吓唬李某,以至于敲诈李某的想法,从而实施了在厂里投放假炸弹威胁李某的行为。

    1、公安机关2009年5月7日11时20分对李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一页至第二页:“问:你厂的工人陈某某好久到你厂里上班,当时说的工资是多少?答:陈某某是2009年3月27日到我单位来应聘的,当时因为我很忙,就给叫他做印刷这个工种,边学边做,每个月给他承诺的800元一个月的工资。”问:“为什么不是800元?答:因为当时财务给他算的是700元一个月,------。”

    2、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5时20分对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二页:问:“你们工人中间有没有对厂里有情绪的?答:我们工人就是在工资问题上对厂里有点情绪,其他的我还没有发现。”

    以上笔录内容互相印证:某厂确实存在给被告人陈某某工资计算错误的事实,某厂日常有克扣工人工资的行为。

    某厂是一个有近十六位工人的用人单位,不仅有义务与工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工资保险待遇;而且也有义务按时足额向工人支付约定工资。作为劳动者的被告人陈某某在某厂上班后,不仅没有得到劳动法中有关劳动合同和社会保险的保护,就连劳动所得的工资也遭到用人单位的剥夺。被告人陈某某在被少发工资后,找到厂里负责人李某,李某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答。被告人陈某某见李某无视自己的要求,加上被告人陈某某的年少无知,便产生了吓唬、敲诈李某的想法。某厂克扣被告人陈某某的工资是本案发生的直接原因,某厂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某厂对本案的发生有重大过错,应当减轻被告人陈某某的法律责任。

    二、被告人陈某某主观动机不是对社会不满报复社会,而仅仅是敲诈、报复某厂的李某。

    从被告人陈某某在公安机关的多次供述表明:被告人陈某某之所以投放假炸弹,仅仅是为了威胁某厂的李某,要求李某拿钱给被告人陈某某,被告人陈某某动机不是对社会不满报复社会。

    1、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9时50分对被告人陈某某的讯问笔录中,第三页:“公安机关问:你为什么要自制炸弹?答:------我到李升纸业上班本来是3月28日上班,但是结算工资是从4月1日到25日这段时间的工资,所以我就想用炸弹威胁李某方式敲诈他5万元钱。”

    2、公安机关2009年5月5日04时00分对被告人陈某某的讯问笔录中,第二页:“问:你制作炸弹的目的是什么?答:就是想吓李某,要他拿钱出来,李某都不给我发足工资,我也要他拿钱出来。”“问:你为何要选择李某作为敲诈对象?答:------我是3月28日去上的班,每个月工资结算日期25日,而他给我是算了4月1日到25日的工资,就没有算28日后这三天的工资,我认为他少给我发了工资,------”

    3、公安机关2009年5月14日14时10分对被告人陈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四页:“问:你为什么将假炸弹选择放到垃圾堆旁?答:因为开始我都是在听厂里的工人说要被扣钱,到我4月30日领工资才确认少发了工资。如果没有少发,我想那个炸弹厂里清理垃圾时就一起清理了,结果确认少发了工资,我才发短信敲诈他------。”

    4、公安机关2009年7月17日10时36分对被告人陈某某的讯问笔录中,第二页:“问:交代敲诈勒索经过?答:------到了4月25日结算工资时,我觉得工资算少了,我不满,--------我见这些都不成,敲诈勒索办不成,就放弃了,------”第四页:“问:你为什么要做假炸弹威胁厂长李某?答:主要是我觉得厂长李某把我的工资给少了,为了报复,------”第5页:“问:你知道敲诈勒索是什么行为?答:我不清楚,不知道有这么严重”“问:有无补充?答:我现在认识这种行为是犯法的,我错了。------”

    以上笔录内容与庭审情况基本一致,互相印证:被告人陈某某投放假炸弹的主观目的仅仅是为了报复拖欠其工资的李某,被告人陈某某动机并不是报复社会,被告人陈某某主观上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三、被告人陈某某的行为没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被告人陈某某将假炸弹放在厂里垃圾堆旁后,并没有立即将该信息告知某厂厂长李某;而是在确认李某少发了工资后,才将已在厂里投放炸弹的信息告知李某。被告人陈某某未将已在厂里投放炸弹的信息告知其他任何人。除李某外,其他没有任何人知道厂里已投放了炸弹。陈某某投放炸弹的信息未对公众造成恐慌,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1、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对刘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二页:“问:5月2号晚上你回厂后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没有?答:我回来时看见厂门是关起的,厂门口的小屋还有保卫在守门,我就直接回宿舍了,那一夜没有发现有何异常”。

    2、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3时20分对王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二页:“问:在你值班期间,是否看见有人在厂里活动?答:没有看见厂里人”。“问:你是否听见什么声音?答:没有。------”

    3、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5时30分对冯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一页至第二页:“问:请你把事情的经过谈一下?答:2009年5月4日上午11时30分许,我当时正在单位库房办公室,------后来我问厂里的同事发生了什么事情,才知道厂房内发现了一个可疑炸弹物,------。”

    4、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7时对熊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一页:“问:你是怎样知道此事的?答:大约在今天(5月4日)早上10点左右,派出所有人来叫我们出去,说是厂里被人放了炸弹,我就知道了。”

    5、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17时50分对张某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一页:“问:你知道公安机关为何事找你了解情况吗?答:我今天早上看到警察来才知道厂里被放了炸弹”。

    6、公安机关2009年5月4日22时39分对李某的询问笔录中,第二页:“问:你具体讲一下你厂有炸弹这件事情是如何处置的?答:------我看后,两名民警就喊围观的工人和我撤出厂区范围,------。”

    以上笔录内容互相印证:被告人陈某某的行为未对公众造成恐慌,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尽管公安机关在接到报案后,出动了刑事、治安、行动技术、消防等多警种达到现场并将假炸弹排除。出动多警种仅仅是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的本身,不能将是否出动警种、出动多少警种作为被告人陈某某的定罪量刑情节,也不能以此为衡量被告人刑事责任的依据。

    综上,被告人陈某某的行为没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四、被告人陈某某系初犯、偶犯,其社会危害性较小。

    被告人陈某某在实施本案行为之前,刚刚年满十八周岁,由于自幼接受教育较少,从小在外漂泊,被告人陈某某的思想认识还不成熟,缺乏对问题的基本判断能力。被告人陈某某在实施本案行为之前未受过任何刑事处罚,也无其他任何违法行为。被告人陈某某在某厂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他的表现不仅得到同事们的认可,而且还得到部分同事的赞扬。被告人陈某某因一时糊涂,采用不当方式救济自己被侵犯的劳动权利,触犯了国家法律。被告人陈某某此次触犯国家法律的行为是初犯、偶犯,其社会危害性较小。

    五、被告人陈某某到案后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能积极认罪、悔罪。

    从公安机关对被告人陈某某的多次询问笔录中可以看出:被告人陈某某到案后,积极认罪,全面交代自己实施的行为。在会见过程中,被告人陈某某多次表示悔恨当初的一时糊涂,后悔当初没有运用正当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庭审过程中也可以看出,被告人陈某某认罪态度好,能积极悔罪。公诉机关在庭审中,也明确提出被告人陈某某具有积极认罪、悔罪的量刑情节。

    被告人陈某某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给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给自己家庭造成的重大伤害,并多次表示以后一定会积极改造、认真做人。被告人陈某某能积极认罪、悔罪,被告人陈某某的可改造性极大,再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可能性极小。

    六、被告人陈某某是不良社会环境的受害者

    纵观全案,如果没有某厂的克扣工资,本案悲剧将不会发生,被告人陈某某将不会成为整个事件的最终受害者。被告人陈某某在十二岁时就外出广东、江西等地寻找自己的母亲,在外漂泊期间因缺乏家庭的关爱和学校的教育指导,使得被告人陈某某没有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

    同时在以暴力电影为代表的社会不良因素影响下,使得刚满十八周岁的陈某某在面对某厂侵犯自己劳动权利时,没有正确的采取措施,没有运用国家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而是一时糊涂、异想天开,选择暴力电影中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从而触犯了国家法律。

    这无论是对被告人陈某某及整个家庭而言,还是对整个社会而言,无疑不是一场悲剧,现存的社会不良因素“引导”了这场悲剧的发生,这场悲剧的最终受害者无疑不是被告人陈某某及陈某某的整个家庭,被告人陈某某同样也是不良社会环境的受害者。

    综上所述,请求合议庭能综合考虑被告人陈某某的各量刑情节,本着挽救受害的青少年,能对被告人陈某某从轻处理,对被告人陈某某适用缓刑。

    此致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

    2009年10月12日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刑法第291条),是指编造爆炸威胁、生物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一、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罪。

    二、客体要件

    本罪所侵害的客体为社会秩序,包括机关、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单位的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等秩序,公共场所、交通秩序,以及人民群众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1]

    三、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必须出于故意,即为了扰乱社会秩序,明知没有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威胁,却加以编造,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恐怖信息而加以传播。过失不能构成本罪。

    确实不知是虚假的恐怖信息而误认为是真实的恐怖信息,或者将某种非恐怖威胁的行动误认为是恐怖行动而加以编辑、发布,不构成本罪。至于其动机,可多种多样,有的是想制造恐怖气氛;有的是对社会不满,制造混乱,发泄私愤;有的是想借此向社会施压企图满足自己的某种要求;有的是精神虚无聊,借之寻找畸形乐趣,等等。动机如何,并不影响本罪成立。

    四、客观要件

    1、表现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必须具有编造、传播之一的行为。所谓编造,是指毫无根据的、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胡编乱造。其结果是产生虚假的即不存在、不真实、与事实不符的信息。所谓传播,是指采取各种方式将恐怖信息广泛加以宣扬、散布、扩散,以让公众知道。如只是在个别亲友之间加以议论,没有广泛散布、宣扬的,则不能构成本罪。至于编造、传播方式,可多种多样。

    有的采取口头方式编造、宣扬,或通过他人向外扩散等;有的采取书面方式,如在报纸、书刊、杂志、布告、标语、广告、信件等编造、散布;有的采用电话、电视、电影、录音、录像、互联网、电邮件、手机短信、传真等现代化的信息传播手段编造、扩散,等等。无论其方式如何,只要是将并不存在的恐怖信息杜撰出来,或者传播出去让不特定的公众知道,引起了恐慌,扰乱了社会秩序,即可构成本罪。至于传播是单个传播,还是当众向多人传播;是当面传播,还是以不当面的方式如将编造的恐怖信息通过电报、传真、电子邮件、手机短信扩散等,则不影响本罪传播行为的认定。

    2、构成本罪

    编造出来的虚假恐怖信息,必须经过传播出去,让公众知道,才能制造恐怖气氛,引起恐怖,进而扰乱社会秩序。只有编造行为,如果未传播出去,则不能构成本罪。但是,构成本罪,并不要求行为人既有编造行为,又有传播行为。编造了恐怖信息,然后自行加以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固然构成本罪,罪名则为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编造出恐怖信息,有意让他人知道,他人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予传播,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的,编造者、传播者这时均构成本罪。对编造者应以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治罪,对传播者则以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治罪。编造者编造之后又指使他人传播,他人明知的,则编造者应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适用罪名;他人则构成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两人共谋,分工负责,一个编造,一个传播,则都应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治罪。将他人编造的恐怖信息传播,但确实不知是虚假的恐怖信息的,则不能构成本罪。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如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等论处。

    3、假象

    编造、传播行为要达到其目的,通常会借助一定的假象,如某地经常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爆炸案,已经引起一定程度上的恐慌,再利用某公共汽车上的某一机械装置说是爆炸装置,制造混乱。但是,这不是本罪构成所要求的必要条件。行为人要实施了恐怖信息或者传播了编造的恐怖信息,并且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的,即可构成本罪,是否借用了其他假象并不影响本罪成立。

    4、虚假的恐怖信息

    编造或传播的必须是虚假的恐怖信息。编造或传播的不是有关恐怖活动的信息,或者编造、传播的虽是有关恐怖信息但不是虚假的恐怖信息,即使造成了一定社会秩序的混乱,也不构成犯罪,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论处。如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方面的虚假信息,扰乱证券、期货交易市场,造成严重后果的,应以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依法治罪科刑。如果编辑或传播的为真实的恐怖信息,即使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也不能构成本罪,构成犯罪的,也是他罪如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过失泄露国家秘密罪等论处。所谓恐怖信息,是指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能使公众为自己生命、健康、财产惶恐不安由此产生恐怖气氛的信息。爆炸威胁、放射威胁,是指有人借用爆炸性、放射性物质进行恐怖活动威胁。生化威胁,则是指有人借用细菌、病毒如鼠疫杆菌、肉毒杆菌、炭疽杆菌、天花病毒、沙门氏菌、霍乱病菌等乃至生化武器(以细菌或病毒为制剂研制而成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称细菌武器或病毒武器);进行恐怖活动,危及不特定人身、财产安全的威胁。其危害更大,范围更广,尚无切实有效的应对措施,极易引起公众恐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恐怖行为直接指向不特定人身、财产的安全,并借之制造恐怖气氛,因此,恐怖信息一般应当属于有关危及不特定人身、财产安全并能制造恐怖气氛的犯罪行为的信息,如有关恐怖分子实施爆炸、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放火、绑架、暗杀政要、外交代表、经济界巨头等方面的信息。有关不能危及特定人身、财产安全的犯罪活动信息,一般情况下,不能构成恐怖信息。

    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等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虽然是恐怖分子用于恐怖行动的主要手段,但不是一切有关放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信息都为恐怖信息。编造的虚假恐怖信息,既可以是编造将要发生的虚假恐怖信息,又可以是编造正在发生的虚假恐怖信息,如本是一般的放火犯罪行为,却编造为恐怖分子所为,还可以是编造已经发生的虚假恐怖信息。无论属于哪种虚假恐怖信息,只要能够借之制造恐气氛,并且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即可构成本罪。

    编造或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的行为必须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才可构成本罪。虽有编造恐怖信息或者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的行为,但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如编造了但没有传播出去,或只是在特定的亲戚朋友中谈论并未扩散的,或者虽然扰乱了社会秩序,但没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也不能构成本罪。

      

    一、罪与非罪

    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一要看是否实施编造、故意传播虚假的恐怖信息的行为;二要看是否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二、此罪与彼罪

    1、本罪与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

    本罪与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的界限。本罪与后罪在主体、主观方面犯的客体等方面有相同或类似之处。

    二者之的区别是:

    (1)主观故意的内容不同。本罪的主观故意内容为明知编造、传播的是虚假恐怖信息而仍决意为之;后罪的主观故意内容却表现为明知是虚假的危险物质而决意投放。

    (2)行为方式不同。前罪表现为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故意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后罪的行为方式表现为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

    (3)犯罪对象不同。本罪的对象为虚假的恐怖信息。后罪的对象则为虚假的危险物质,等等。

    行为人如果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后,再编造成为恐怖信息传播出去,后面的编造并传播行为乃为前面的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的自然结果,属事后不可罚行为,应以后罪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定罪处罚。但是,行为人投放虚假危险物质之后,不是进行编造恐怖信息或传播,而是编造另外的虚假恐怖信息或者传播编造的另外虚假恐怖信息,由于后行为与前行为并不存在必要的按一罪处罚的关系,两者都构成犯罪的,则应以本罪与后罪实行并罚,不能以一罪论处。

    2、本罪与编造并传播信息罪

    本罪与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的界限。后罪是指编造并且传播影响证券、期货交易的虚假信息,扰乱证券、期货交易市场,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二者的区别主要有:

    (1)主体不同。本罪主体为自然人,单位不能构成其罪;后罪主体却既包括自然人,又包括单位。

    (2)主观故意内容不同。本罪的主观意内容为明知编造或传播的是虚假的恐怖信息为了扰乱社会秩序而仍决意为之;后罪的主观故意内容却为明知编造并传播的是虚假的证券、期货交易信息为扰乱证券、期货交易秩序而仍决意为之。

    (3)行为方式不同。本罪的行为方式为编造或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的行为。编造虚假恐怖信息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两行为只要具有其中之一,即可构成本罪;后罪的行为方式则表现为编造并且传播影响证券、期货交易的虚假信息。编造行为和传播行为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构成其罪。只有其中之一的,不能以犯罪论处。

    (4)定罪情节不同。本罪的定罪情节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并不要求造成严重后果,造成严重后果乃为量刑情节,非定罪情节;对后罪而言,造成严重后果乃为定罪情节,未造成严重后果就不能构成其罪。

    (5)犯罪对象不同。本罪的对象为虚假的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后罪的对象则为虚假的影响证券、期货交易的信息。

    (6)侵害的客体范围不同。本罪所侵害的客体为社会秩序,包括社会各方面的秩序;后者则为特定的证券、势期货易秩序,为前者即社会秩序所包含。行为人如果针对证券、期货交易市场编造且传播虚假的恐怖信息,如称恐怖分子会针对证券、期货市场的计算机系统发动病毒攻击,扰乱证券、期货交易市场,并且造成严重后果的,既触犯本罪,又触犯后罪,属想象竞合;应择重罪以本罪治罪科刑,不实行并罚。

    3、本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本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界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二者之间的区别是:

    (1)主观故意内容不同。后罪在主观上表现为聚众实施各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本罪在主观上表现为明知编造或传播的为虚假恐怖信息仍决意为之。

    (2)行为方式不同。后罪的行为方式为聚众采取各种方法扰乱社会秩序,方法多种多样;本罪的行为方式则为编造恐怖信息或者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以扰乱社会秩序。

    (3) 定罪情节不同。后罪的定罪情节为情节严重,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未造成严重后果,则不能构成其罪;本罪的定罪情节则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不以造成严重后果为构成其罪的必要,造成严重后果乃为重罪情节,不属定罪情节。

    (4)侵害的客体不同。后罪所侵害的客体为机关、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单位的工作、生产、营业及教学、科研秩序,为社会秩序的一部分;后者则为包括前者在内的一切社会秩序。

    行为人如果采取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以传播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的方法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后果的,既触犯本罪,又触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属牵连犯,应择重罪以本罪定罪处罚。

      

    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传播编造的恐怖信息的行为,可以被用来煽动他人进行其他犯罪,如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煽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煽动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煽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等等,此时,既会触犯本罪,又会触犯他罪,煽动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等,为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定罪科刑,不实行并罚。

    犯本罪的 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造成严重后果的 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据2001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第八条的规定,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应当立案。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九届人大二十五次会议于通过,2001年12月29日施行)

    [司法解释]

    [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 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3年5月15日起施行 ]:

    第十条 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暂无辩护词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传授犯罪方法罪(刑法第295条),是指用语言、文字、动作、图象或者其他方法,故意向他人传授实施犯罪的具体经验和技能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一方面,任何传授犯罪方法的犯罪都是扩散犯罪方法、传授犯罪技巧,进而直接造成对社会治安秩序的破坏,这是本罪的直接客体;另一方面,根据行为人传授的不同性质的犯罪方法,被传授人可能实施各种不同的犯罪从而侵犯不同的社会关系,尽管本罪所可能侵犯的间接客体已经不是其行为直接所致,但是,传授者在向被传授者传授某一特定犯罪方法时,对被传授者掌握并利用这些方法去侵犯一定的社会关系持希望或放任的态度,他对因传授内容而确定的社会关系的侵犯主观上具有故意,客观上有侵犯行为。至于被传授人是否接受传授或是否运用此方法去进行犯罪,不影响传授者对社会关系的侵犯。

    二、客观要件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了传授犯罪方法的行为,即以语言、文字、动作或者其他方式方法将实施犯罪的具体经验、技能传授给他人的行为,行为人构成本罪,所传授的必须是犯罪方法。这里的犯罪方法,是指犯罪的经验与技能,包括手段、步骤、反侦查方法,等等,如果所传授的只是一般的违法方法,则不构成本罪。行为人传授犯罪方法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既有口头传授的也有书面传授的;既有公开传授的,也有秘密传授的;既有当面直接传授的,也有间接转达传授的;既有用语言、动作传授的,也有通过实际实施犯罪而传授的,等等。不论采取何种方式传授,均不影响本罪的构成。本罪的行为对象既可以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也可以是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

    传授犯罪方法罪属于举动犯,不存在既遂未遂之分。凡有了传授犯罪方法的行为,哪怕是刚刚着手,只要结合全案不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就应按既遂追究,并不存在未遂问题。至于是否全部完成行为人所计划的传授行为,可以作为影响案件社会危害性和量刑的一个因素。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凡是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但实践中多为具有犯罪经验和技能的人,如盗窃、抢劫、流氓等犯罪分子,尤其是惯犯、累犯。

    四、主观要件

    本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并且只能是直接故意。即行为人为了使他人接受自己所传授的犯罪方法去实施犯罪而故意向其进行传授。至于实践中那些因说话不检点,随意散布一些道听途说的犯罪方法,或者在工作中如教授武术、修配钥匙、化学知识、讲课、写作以及司法人员在职务范围内剖析犯罪方法,等等,即使有失误,甚至被人利用来犯罪,因其没有传授犯罪方法的故意,不应以犯罪论处。行为人实施传授犯罪方法行为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为了报复社会,有的是为了网罗犯罪成员,有的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等等。不论行为人出自何种动机,只要其具有传授犯罪方法的故意,即可构成本罪。

      

    一、本罪与非罪的界限

    应把传授犯罪方法罪与那些没有犯罪意图的落后言行、工作中的过错等加以区别。例如,讲低级庸俗的故事,散布不健康的语言与表演动作,写作或出版低级的作品,属于落后言行;在正常宣传工作中不慎扩散了一些犯罪方法,属于工作中的缺点错误。至于司法工作者在职务范围内讲述、剖析犯罪方法,体育工作者问他人传授健身、防身的武术等,均属于正常的行为。有些行为要作具体分析,如教他人修配钥匙的技术,如出于犯罪意图,即是传授犯罪方法罪,如为了谋生就业,则是合法行为。

    二、本罪一罪与数罪的界限

    1、本罪所传授的对象一般都是已具备某一种或几种犯罪决意,但实施中不乏原本没有犯罪意图或没有传授者所传授的犯罪的犯罪意图,由于传授者的传授,才得以产生了原来没有的犯罪决意。这时,行为人的行为是一个行为同时触犯了传授犯罪方法罪和教唆犯罪两个罪名,这是想象竞合犯,只能作为一罪处理,不存在数罪并罚问题。

    2、传授犯罪方法罪的行为人基于传授犯罪方法,其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犯罪的,因前后两个行为存在着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或目的行为与结果行为的牵连关系,虽分别有两个故意、两个不同的犯罪行为,是实质上的数罪,但是,按照我国刑法理论,这种情况还是当作一罪处理,从一重罪处罚,而不实行数罪并罚。

    3、传授犯罪方法罪的行为人在向他人传授犯罪方法后,又与被传授人一起运用自己所传授的犯罪方法共同进行犯罪的,由于行为人主观上有两个故意,客观上又实行了两个犯罪行为,且这两个犯罪行为之间不存在牵连关系,侵犯了两个直接客体,符合两个犯罪构成,构成两个独立的犯罪,应该实行数罪并罚。

    三、本罪与教唆犯罪的区别

    教唆犯罪属于共同犯罪的范畴,它与本罪有许多相似之处,并且在实施的犯罪中两者还会发生交叉。因此,有必要正确区别这两种犯罪。概括起来,两者有下列区别:

    1、客体要件不同,教唆犯罪并无特定的和统一的直接客体,具体的教唆行为侵犯的客体,就是所教唆之具体犯罪侵犯的客体。而本罪作为独立的犯罪,有其特定的和统一的客体,即社会治安管理秩序。

    2、客观要件不同。教唆行为的本质是制造犯意,为引起他人的犯意,教唆犯往往来取劝诱、挑拨、威胁等手段。而传授犯罪方法行为的本质是将犯罪方法传给他人,为达到这目的,犯罪分子往往言传身教,从犯罪对象上来说,教唆犯的犯罪对象限于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人,而传授犯罪方法的对象则无此种限制,无论向何人传授犯罪方法都构成该罪。

    3、主体要件不同。对教唆犯罪而言,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人只有教唆他人实施本法第17条第2款规定的各种罪,才有可能构成教唆犯罪的主体;传授犯罪方法罪的主体只能是年满十六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

    4、主观要件不同。教唆犯罪的故意是有意识地引起他人的犯意,并与教唆的人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而传授犯罪方法罪的故意内容是有意识地向他人传授犯罪方法,传授者与被传授者不一定具有共同犯罪故意。

    5、在一罪与数罪问题上不同,教唆犯罪如果是向同一对象或不同对象教唆了不同的犯罪行为,教唆人就具备了不同罪的犯罪构成,如教唆了强奸、盗窃、抢劫等犯罪,应认定教唆人构成教唆强奸罪、教唆盗窃罪、教唆抢劫罪等数罪而予以并罚:而传授犯罪方法罪则可以同时包括数种犯罪方法的传授行为,传授人尽管传授了不同犯罪的方法,也只能认为一罪。

    6、犯罪停顿状态的不同。教唆犯罪的既遂和未遂随被教唆者的犯罪行为而定,而传授犯罪方法罪没有既遂未遂之分,只要实施了犯罪方法的传授,就是犯罪既遂。

    7、量刑原则的不同。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而传授犯罪方法罪有独立的法定刑。

      
    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传授犯罪方法的,应当立案。本罪是行为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传授犯罪方法的行为,原则上就构成犯罪,应当立案追究。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五条 传授犯罪方法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暂无辩护词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刑法第296条)是指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的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

    宪法规定集会、游行、示威是我国公民的一项重要的政治权利,国家依法保障公民对这些权利的行使,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行使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维护社会安定和公共秩序,1989年l0月3l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我国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l992年6月国务院又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实施条例》,从而使公民集会、游行、示威有法可依,在法制轨道上运作,既保证了公民民主自由权利的实现,又保证了对滥用公民自由权利的限制,维护了国家的安定团结和社会秩序的稳定。

    根据《集会游行示威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集会,是指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游行,是指公共道路、露天公共场所列队行进、表达共同意愿的活动。示威是指在露天公共场所,或者在公共道路上以集会、游行、静坐等方式,表达要求,抗议或者支持、声援等共同意愿的活动。

    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的共同之处是它们都是自由表达意愿,而不同之处,则是表达意愿的程度、方式和方法有些差异,由于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权利的行使,多发生在公共道路或露天公共场所,参加或观看的人数众多,情绪感染性强,对社会影响较,所以公民在行使这些自由权利时,只要符合法律的规定,又注意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合法的由和权利。

    《集会游行示威法》第29条规定:未依照本法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负责人员依照刑法第158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本法于本条将之明确化。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本罪属选择性罪名,非法集会的,构成非法集会罪;非法游行的,构成非法游行罪:非法示威的,构成非法示威罪。

    1、非法举行

    根据《集会游行示威法》和本条的规定,非法举行是指下述三种表现方式:

    (1)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而举行。这里的法律即指《集会游行示威法》。该法规定对集会、游行、示威实行申请许可原则。这项原则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必须向公安机关提出申请,申明理由,不经申请而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即为非法。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必须向主管机关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集会、游行、示威的主管机关是集会、游行、示威举行地的市、县公安局、城市公安分局;游行、示威路线经过两个以上区、县的,主管机关为经过区、县的公安机关的共同上一级公安机关。

    下列活动不需申请:(1)国家举行或者根据国家决定举行的庆祝、纪念等活动。(2)国家机关、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依照法律、组织章程举行的集会。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必须有负责人。需要申请的游行、集会、示威,其负责人必须在举行日期的5日前向主管机关递交书面申请。申请书中应当载明集会、游行的目的、方式、标语、口号、人数、车辆数、使用音响设备的种类与数量、起止时间、地点(包括集会地和解散地)、路线和负责人的姓名、职业和住址。主管机关接到申请书后,应当在申请举行日期的2日前,将许可或者不许可的决定书面通知其负责人。不许可的,应当说明理由。逾期不通知的,视为许可。申请举行集会、游行、示威要求解决具体问题的,主管机关接到申请书后,可以通知有关机关或者单位同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协商解决问题,并可以将申请举行的时间推迟5日。

    (2)申请未获许可而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申请许可原则要求公安机关对申请进行审查,经过公安机关许可后方可举行。虽申请而未获得公安机关的许可举行的,也是非法。这里的 "未获许可"的原因可能在于多方面,有的是基于申请事项为法所禁止从而不被许可。《集会游行示威法》第12条规定,申请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许可:"(一)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二)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三)煽动民族分裂的;(四)有充分根据认定申请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将直接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

    (3)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这里的主管机关,是指集会、游行、示威举行地的市、县公安局、城市公安分局;游行、示威路线经过两个以上区、县的,主管机关为所经过区、县的公安机关的共同上一级公安机关,具体而言,游行、示威路线在同一直辖市、省辖市、自治区辖市或者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派出机关所在地区经过两个以上区、县的,由该市公安局或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派出机关的公安处主管;在同一省、自治区行政区域内经过两个以上省辖市、自治区辖市或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派出机关所在地区的,由所在省、自治区公安厅主管;经过两上以上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由公安部主管或者由公安部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主管。这里的“起止时间”,根据《集会游行示威法》之规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起止时间除经过当地人民政府决定或者批准的以外,限于早六时至晚十时。就集会、游行、示威的地点而言,下列场所未经人民警察许可,不得迸人主管机关为维持秩序而临时设置的警戒线以内:国家机关、军事机关、广播电视台、电视台、外国驻华使馆领馆等单位所在地。未经国务院或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政府批准,下列场所周边距离十米至三百米内,不得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全国人大常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所在地;国宾下榻处;重要军事设施;航空港、火车站和港口。违反上述规定即为 "非法举行"。就路线而言,如果游行队伍行进中遇有前面路段临时发生自然灾害事故、交通事故及其他治安灾害事故,或者游行队伍间、游行队伍与围观群众间发生严重冲突和混乱,以及突然发生其他不时预料的情况,致使游行队伍不能按照许可路线进行,人民警察现场负责人有权临时决定改变游行队伍进行路线。主管机关认为按照申请的时间、地点、路线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将对交通秩序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影响的,在决定许可时或者决定许可后,可以变更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时间、地点、路线,并及时通知其负责人。行为人不遵守上述规定的,不依照人民警察临时改变后的行进路线进行游行活动的,视为"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路线进行"。

    2、拒不服从解散命令

    就是指对违反许可规定进行的集会、游行、示威,主管机关依法发出解散命令,拒不服从命令仍予以进行的情形,这是构成本罪的一个重要的客观特征。行为人虽实施上述违法行为,但在主管机关依法作出解散命令后,行为人听从解散命令,服从管理的,不构成本罪。集会、游行、示威应当按照许可的目的、方式、标语、口号、起止时间、地点、路线及其他事项进行。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警察应当予以制止;(1)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的;(2)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目的、方式、标语、口号、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的;(3)在进行中出现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破坏社会秩序情况的。有上述情形之一,不听制止的,人民警察现场负责人有权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决定采取必要手段强行驱散,并对拒不服从的人员强行带离现场或者即予以拘留。

    作出解散命令的主体应是人民警察现场负责人而非其他任何公民。

    解散命令,即指使参与集会、游行、示威的人离开及分散的命令。既可以是口头形式,也可以是书面形式,既可以有关人员直接传达,也可以通过他人告知,但解散命令应为合法,必须对于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的人员发出并能为他们所认识、知悉。如果行为人因未接到解散命令的通知没有解散的,不构成拒不解散,所谓不解散,即指不离开、不分散,比如行为人已接到解散命令后,仍聚集众人原地不动,或虽然离开原地点,但仍然不散去。如果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的人群的一部分已经解散,但其余的人未解散的,则负责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仍应负拒不服从解散命令的罪责。另外,解散须出于行为人的自由意思,意味着主动地脱离集会、游行、示威的状态,如果行为人被强制力驱散或者为避免逮捕而逃跑的,不能认为是解散。

    拒不服从解散命令的行为方式,多表现为暴力、威胁方式。行为人若以暴力或威胁方式对正在执行解散命令的相关人员进行阻挠的,足以表明行为人对待解散命令的对抗性及严重程度,已构成拒不服从解散命令的行为,但并不以此为限。

    3、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构成本罪,不仅要求行为人非法举行集会、游行、示威且拒不服从解散命令,还要求行为造成社会秩序严重破坏的结果。并发生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危害结果的,不以本罪论处。所谓严重破坏社会秩序,是指造成社会秩序、交通秩序混乱,致使生产、工作、生活和教学、科研无法正常进行,比如致使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的工作无法正常进行,致使工厂、企业生产停工,造成交通瘫痪;或者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等等。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只有举行集会、游行、示厉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才能成为本罪主体。所谓负责人,是指《集会游行示威法》中所规定的提交申请书并在申请书中载明的负责人。所谓直接责任人员,是指负责人以外的策划、组织、指挥集会、游行、示威的人;不服从负责人或者现场组织者的指挥,自行其是,因而直接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人,不是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不能构成本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过失不构成本罪。

      

    一、有罪与无罪

    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主要是从犯罪构成的客观性与主观性上加以区分。虽有非法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行为,但没有拒不服从解散命令或者造成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后果的,不构成犯罪。部分人服从解散命令、部分人不服从解散命令的,对于服从解散命令的人,包括负责人,不能认定为犯罪。对于一般参加非法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的人员,不宜追究刑事责任,可以进行批评教育或者给予必要的行政处分。

    二、此罪与彼罪

    本罪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或交通秩序罪、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界限。它们虽然都是聚众性犯罪,但在犯罪构成上有明显区别:

    1、本罪的构成要求违法性为前提,如果行为人不知道自己的是违法的,即不构成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场所秩序或交通秩序罪则不要求违法性为前提。

    2、本罪虽然也扰乱社会秩序,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结果发生在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过程和情境中,而后两罪则不存在特定的过程和情况;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集会、游行、示威的管理制度;而后两罪侵犯的客体则是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秩序或者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

    3、本罪实际发生的场合范围广泛,可能是某一公共场所、交通线路,也可能是机关、团体、单位的门前、院内、还可能没有单一地点,而是涉及若干地点、场合、路线。

    本罪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界限。两罪在客观上都扰乱了公共秩序,而在涉及国家机关时,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一样,都扰乱了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两罪的区别主要在于:

    (1)犯罪客体不同。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集会、游行、示威的管理制度;后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

    (2)行为方式不同。本罪行为方式既包括暴力性的,也包括非暴力性的;而后罪采取的则是“冲击”这一暴力性扰乱方式。

    (3)两罪实际发生的场合范围不同。本罪发生的地域范围广泛;而后罪只能发生于国家机关的门前、院内,场合单一。

      
    《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条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应予立案追诉。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六条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 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相关法律]

    《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 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有犯罪行为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 刑事责任。

    未依照本法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 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 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暂无辩护词
  • 概念 构成要件 认定 量刑级别 立案标准 司法解释 辩护词
      
    非法携带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罪(刑法第297条)是指违反法律规定,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所侵犯的客体为复杂客体,既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又危害了公共安全,还侵犯了国家有关武器、管制刀具及爆炸物的管理制度。

    犯罪对象仅限于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所谓武器,是指枪支、弹药或其他具有杀伤力和破坏性的发火武器,最为常见的则是枪支、弹约。既包括军用的手枪、步枪、冲锋枪和机枪及弹药,又包括民用的各种枪支及弹药,如射击运动用的枪支、狩猪用的有膛线枪、散弹枪、火药枪,麻醉动物用的注射枪以及能发射金属弹丸的气枪及其弹药等。其他武器如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炮弹等一般则难以成为此罪的行为对象。所谓管制刀具,根据公安部l983年颁布的《对部分刀具实行管制的暂行规定》是指匕首、三棱刀、带有自锁装置的弹簧刀(跳刀)以及其他类似的单刀、双刃刀、三棱尖刀等。所谓爆炸物,是指具有爆发力和破坏性,瞬间即可以造成一定范围内的人员伤亡、物品毁损的物品,如雷管、雷汞、雷银、炸药、导火索等各种起爆器材,各种自制爆炸装置,军用炸弹、手榴弹、地雷等。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中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的行为。也就是说,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的行为必须是在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时才以本罪论处,否则不能定为本罪。根据我国宪法第35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为了保障这些权利,同时我国政府又制定了《集会游行示威法》,规定公民在进行集会、游行、示威的时候,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集会、游行、示威应当和平地进行,不得携带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凡是携带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的,应当依法予以刑事制裁。所谓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所渭游行,是指在公共道路、露天公共场所列队行进、表达共同意愿的活动;所谓示威,是指在露天公共场所或者公共道路上以集会、游行、静坐等方式,表达要求、抗议或者支持、声援等共同意愿的活动。只有在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中携带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才使其社会危害性更加明显。所谓携带,主要包括:随身佩带,暗藏在其他物品中夹带或手中握持。在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活动时,只要具有上述任何一种 "携带"行为的,尚未造成后果的,构成本罪。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则按其他犯罪处罚。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一切达到法定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即使是依法规定或者经有关部门批准,准予持有武器的人员违反法律规定,在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时携带了武器、管制刀具或爆炸物的,同样构成本罪。但在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中,为维护秩序而依法执行职务的人员除外。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集会、游行、示威是一种群众性地表达意愿的活动,而且都是在露天公共场所或者公共道路上进行的,如果携带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由于这些物品具有极强的破坏性,一且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五条规定: "集会、游行、示威应当和平地进行,不得携带武器、管制刀具和爆炸物。"如果故意违反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不管其出于什么动机,都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一)、适用本罪时应注意区分本罪与私藏枪支、弹药罪的界限。

    1、犯罪对象不同。本罪的对象包括枪支、弹药等武器以及管制刀具、爆炸物,而私藏枪支、弹药罪仅包括枪支、弹药。

    2、客观要件不完全相同。本罪是特指在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中有佩带、夹带或持有武器、管制刀具或爆炸物的行为。而私藏枪支、弹药罪是指违反枪支管理规定,私自藏匿枪支、弹药,拒不交出的行为。

    (二)、在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时,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携带上述危险物品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的,原则上属于一行为触犯数罪名,应从一重罪论处,认定为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

    (三)、携带枪支、弹药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的,如果所携带的是自己事先非法持有、私藏的枪支、弹药,则成立数罪,实行并罚。

      
    根据刑法第297条之规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违反法律规定,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的,应予立案追诉。
      

    [刑法条文]

    第二百九十七条 违反法律规定,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相关法律]

    《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有犯罪行为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携带武器、管制刀具或者爆炸物的,比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暂无辩护词
  

推荐律师

  • 胡昌明 主办律师

    擅长:债权债务、经济合同、房产纠纷......

    从业年限:20件

  • 樊江培 法律顾问

    擅长:人身损害、合同纠纷、公司事务......

    从业年限:7件

  • 麦万红 法律顾问

    擅长:劳动纠纷、合同纠纷、债权债务......

    从业年限:6件

  • 陈莉 主办律师

    擅长:债权债务、合同纠纷、公司事务......

    从业年限:7件

  • 马杰涛 首席律师

    擅长:毒品案件、合同纠纷、公司事务......

    从业年限:6件

  • 如何选择好律师?

    黄沙法律咨询网帮您精准匹配    

  • 律师专业对口,办案得心应手

    案件类型差异大,我们分析了平台每位律师的擅长领域,做到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

  • 根据实际案情,匹配最佳方案

    案情千差万别,我们将通过大数据匹配,选择最适合处理此类案件的专业律师团队。

  • 海量案例背书,取证胸中有数

    当事人没证据,资深律师通过案例对案件进行全方位分析,多渠道取证确保万无一失。